rebuild

Post on
高松遊玩

就像是手上拿著「年輕」「年老」「活躍」「停滯」「創造」「穩定」等相對形容詞彙的紙板,用銳利的剪刀一刀一刀剪開,銳利刀面切碎紙片的爽快感。

紙片散落一地,詞彙已無意義。

初次與漂泊(はく)的店主碰面,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還在大工町的小小店面,店裡漂浮著對我而言新鮮又帶著透明感的光線與空氣。分明是小小的店面,卻又在小小角落擺著咖啡桌,熟客自在不過的喝著咖啡,帶著我去的朋友與店主閒聊邊介紹我,我則在一面在選品精緻的商品裡流連忘返。

漂泊後來搬家了,在騎腳踏車不容易到的地方。新的店址僅管一直存在我的探險地圖裡,但要探險的地方終究太多,一直也沒去成。

這天,朋友開車帶著我要去完成一個任務,出發前朋友提議,「繞去漂泊一下如何?正在展出一個91歲的婆婆的展覽。」不論是漂泊本身或者91歲的婆婆的作品,都讓我毫無秒差的點頭如搗蒜。

從車站開車過去不過十幾分鐘的新店址不管店內還是停車場都廣闊得多,但在進門前,朋友就提醒我,老闆把商品擺得很鬆。



該怎麼形容呢。不管是什麼類型,每一家店都會從物品陳列開始展現店主的個性與想法。換了新地方的漂泊更大方的使用空間,若要以商品件數算,應該是某些老闆會認為浪費空間、無法賺錢的陳列方法吧。然而門邊像是量小朋友身高的長條月曆、擺在架上與窗邊的蒲公英樹脂飾品(或紙鎮)